当前位置:首页 - 文史天地 - 正文
文史天地
文史天地|未能把握历史赋予机遇的司马炎
发布时间:2024/5/27 19:45:59    
 

西晋建立之初出现了“太康之治”,与西汉初年的“文景之治”、唐朝初年的“贞观之治”齐名,都是历史上著名的治世。然而西晋政权只存续了51年,没能造就一个盛世。历史赋予晋武帝司马炎成为一代名君的机遇,他却未能把握住。

一、也曾励精图治

曹魏咸熙二年(265年)八月,晋王司马昭病逝于洛阳,他的儿子司马炎立即继晋王位。随后,司马炎派心腹到曹魏皇帝曹奂处游说,要曹奂学习当年汉献帝刘协禅让的做法把皇位让给司马炎。十二月,曹奂下诏给司马炎,让出皇帝之位。当年曹丕接受汉献帝禅让,让来让去有近20个来回,司马炎只是象征性客气一下就接受了。曹奂从皇宫中搬了出来,司马炎进驻洛阳皇宫,即皇帝位,定国号为晋,后世称晋武帝。

司马炎登基之初还是有一定作为的,他制定了许多政策,核心是休养生息、爱护百姓、发展生产等。司马炎还下诏释放奴婢,把他们组织起来代替士兵军屯,同时整治军队贪腐、要求百官廉洁、减少赋役课丁、推崇节俭等。由于政策得力,司马炎在位的前期晋朝国力大增,农业生产上升,国家赋税充裕,人口增加。《隋书·地理志》记载,太康元年(280年)全国共有246万户,太康三年(282年)就增加到377万户,人们便把晋朝初年的这一段时期称为“太康之治”。

在内政方面,司马炎总结前代得失,加强了尚书台建设,在尚书台内设置吏部、三公、客曹、驾部、度支、屯田六部,分别执掌35个曹。部内设尚书,曹内设郎中,各有职守,掌握实权,九卿及地方官员均奉尚书台之命行事,太尉、司徒、司空、大司马、大将军等“八公”渐为尊崇虚衔。司马炎还加强了中书台和门下省的建设,其中门下省不仅负责向皇帝提供政策咨询和决策参考,还拥有审查尚书台文案的职权,达到对尚书台的制衡。这些机构的设置和强化,成为日后“三省六部制”的制度基础。

蜀汉和孙吴灭亡后,司马炎从原来的官员中选拔了不少人才,让他们继续在晋朝为官。曾在蜀汉任职的《三国志》作者陈寿就是这一时期来到晋朝为官的。入晋后陈寿历任著作郎、长广郡太守、治书侍御史、太子中庶子等职。能不拘一格选拔人才,也是“太康之治”形成的原因之一。

二、善待三国“后主”

曹魏最后一位皇帝曹奂让出皇位后,被司马炎封为陈留王,食邑万户,定王都于邺城。司马炎授予曹奂使用天子旌旗、备五时副车等特权,在封国内行曹魏正朔,郊祀天地礼乐制度皆如曹魏旧制,上书时可不称臣,受诏时可不拜。晋朝南渡后,晋成帝司马衍封魏武帝曹操的玄孙曹励为陈留王,之后仍世代相传,历经东晋、刘宋,一直到南齐时封国才被废除。曹魏始建于220年,陈留国废于479年,前后达259年。蜀汉后主刘禅投降后被封为安乐公,在洛阳“安乐”地度过了余生。晋武帝泰始七年(271年)刘禅去世,终年64岁。司马炎为其颁谥号思公。孙吴最后一位皇帝孙皓投降后被司马炎封为归命侯,于晋武帝太康五年(284年)去世。被司马昭废掉的曹魏皇帝曹芳,后来也被司马炎封为邵陵县公,于晋武帝泰始十年(274年)去世,司马炎为其颁谥号厉公。

曹魏、蜀汉、孙吴的最后一位皇帝都得到了善终,没有一个丢掉性命,并且“待遇”都不错,他们最后都病逝于司马炎在位时期。司马炎的这些做法受到了后世的肯定。司马炎之所以这样做,有以下原因:一是有利于社会稳定,三国虽先后灭亡,但还有很多拥护者,善待他们的“后主”可以收拢人心、消除对立;二是这些“后主”自身缺乏雄才远略,被控制后更失去了实质性危害,不用担心他们卧薪尝胆、东山再起;三是魏文帝曹丕善待汉献帝刘协,封其为山阳公,在封国内享受一系列特权,为司马炎树立了榜样。

三、逐渐放纵自我

一开始,司马炎也深知艰苦创业的道理,大力倡导节俭、反对奢侈。一次,司马炎患病初愈,按礼制大臣要来朝贺,有些大臣还带来了礼物。他不收,并下令今后不许这么做。还有一次,一位太医得到了一件精美无比的皮衣,觉得只有天子才能享用,于是献给晋武帝。晋武帝司马炎不但不收,而且很生气,下令当众将这件名贵的衣物焚烧在殿前,说今后有人再向他送礼就要治罪。如果晋武帝始终保持这种作风,西晋朝野上下必定是一派风清气正的好氛围,但晋武帝没能保持住。

灭掉孙吴后,晋武帝逐渐骄傲自满起来,以前那些规定也开始松动了。他给自己修建了豪华宫殿,从全国范围内征选美女,充斥于后宫,过着极为奢靡的生活。司马炎广征天下美女,致使后宫多达万人。不仅在民间征选美女,司徒李胤、镇军大将军胡奋、廷尉诸葛冲、太仆臧权等大臣的女儿也都被选入后宫。《三都赋》作者左思的妹妹左棻善属文,名亚于其兄,司马炎慕名将其选入宫中,但因容貌一般而不受宠。《晋书·后妃传》记载:“姿陋无宠,以才德见礼。体羸多患,常居薄室。”为逃避司马炎选美,“名家盛族子女,多败衣瘁貌以避之”。上行下效,西晋上层社会迅速弥漫起一股奢靡之风。大臣石崇的妻妾多达百人,将领苟晞有妻妾几十人、奴仆近千人。

后宫佳丽太多,司马炎不知道晚上该去何处就寝,于是就坐上羊拉的车子,车停在了哪里就在哪个妃子处就寝。有的妃子为了吸引拉车的羊到自己这里来,就在门口插上竹叶,又在地上洒上盐水。羊因为喜欢盐水的味道,停下吃竹叶,于是羊车也就停在她的宫门口。司马炎创造了“羊车望幸”的典故,成为其荒淫的标志之一。

 

晋武帝司马炎画像

四、毁掉立国之基

历史经常有矫枉过正的问题。东汉灭亡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外戚专权。曹魏于是刻意抑制外戚。魏文帝连同姓藩王也加以抑制,派人监视他们,让他们徒有其名,毫无实权,结果曹魏遇到危机时这些藩王无法挺身相护。大概有感于此,晋武帝称帝后便大封同姓藩王,并给予实权。司马炎封叔祖父司马孚为安平王,还封叔父司马干为平原王、司马亮为扶风王、司马伷为东莞王、司马骏为汝阴王、司马肜为梁王、司马伦为琅琊王,封弟弟司马攸为齐王、司马鉴为乐安王、司马机为燕王,还有一些堂兄弟、堂伯父、堂叔父也被封了王。到了司马炎的儿子,封王的就更多了。

司马炎所封藩王与曹魏有本质不同,他们不仅有行政权,而且有兵权。司马炎规定:藩王以郡为国的,2万户以上为大国,设上中下三军,兵额5000人;1万户为次国,设上下军,兵额3000人;5000户为小国,兵额1500人。藩王的武装形同私兵,可任意调遣。与此同时,司马炎大力削减州郡武装,大郡保留百人,小郡仅保留数十人。东汉末年群雄逐鹿,州牧、州刺史、郡太守纷纷割据称雄。司马炎削减州郡武装的本意是汲取历史教训,只是矫枉过正了,尤其在大封藩王并授予其兵权的情况下。

有人看出问题,建议司马炎应该保留州郡武装,作为对藩王的制衡。《晋书·山涛传》记载:“吴平之后,帝诏天下罢军役,示海内大安,州郡悉去兵,大郡置武吏百人,小郡五十人。帝尝讲武于宣武场,涛时有疾,诏乘步辇从。因与卢钦论用兵之本,以为不宜去州郡武备,其论甚精。”司马炎认为山涛说得有道理,甚至认为是“天下名言也”,却未采取任何措施。藩王兵权过重,朝廷直接掌握的军队无法对其形成优势,这是导致后来爆发“八王之乱”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五、“亲小人,远贤臣”

司马氏的心腹中有许多是在帮助其篡夺曹魏政权过程中受宠的,难免有居心不良、蝇营狗苟之辈混杂其间,如吕思勉先生所说“党附之者,自多倾险之徒”。早在司马师时代贾充就受到宠信,司马炎当皇帝后对贾充更加倚重。贾充为人虚伪,善于讨好谄媚,与太尉荀顗、中书监荀勖、越骑校尉冯紞等结党营私。司马炎本来想让太子司马衷娶卫瓘的女儿,贾充的妻子郭槐贿赂了杨皇后身边的人,让杨皇后劝说司马炎,同意娶贾充的女儿贾南风为太子妃。

司马炎的长子名叫司马轨,两岁时死了。次子是司马衷,史书说他“甚愚”,也就是智力方面有问题。司马炎担心司马衷难以领导国家,就跟皇后杨艳商量想立其他儿子为继承人。杨皇后是司马衷的生母,自然维护儿子。司马炎犹豫不决。有些人也想向司马炎劝谏,希望改立其他儿子,但又慑于杨氏、贾氏的威严不敢多说。《晋书·卫瓘传》记载,司空卫瓘每次想向司马炎说这件事,总犹豫不决。一次,卫瓘陪司马炎在陵云台宴饮,卫瓘假装喝醉了,跪在司马炎面前说有事情奏报,但三次欲言又止。司马炎催问,卫瓘才拍着司马炎的座位说:“此座可惜!”司马炎“乃悟”,重新思考太子人选。

司马炎想考考司马衷,让尚书把决定不下来的事情密封起来,转交司马衷,看他如何处理。《晋书·贾南风传》记载,贾南风十分恐惧,悄悄找人替司马衷写出问题的答案,其中引用了很多典故,给使张泓说:“太子不学,而答诏引义,必责作草主,更益谴负。不如直以意对。”贾南风很高兴,对张泓说:“便为我好答,富贵与汝共之。”张泓素有才,重新写好,让司马衷重新抄写,司马炎看了“甚悦”。

司马炎封弟弟司马攸为齐王。司马攸非常憎恨荀勖、冯紞这些人。冯紞找了个机会,对司马炎说很多大臣以及百姓们都对齐王寄予厚望,这将威胁太子的地位,应当让齐王返回封国,这样国家才能安宁。太康三年(282年),司马炎下诏任命司马攸为大司马,统领青州军政事务,想以此让司马攸离开洛阳。诏书下达,有不少大臣劝谏。大臣王济让妻子常山公主以及甄德的妻子长广公主一起去见司马炎。二位公主跪地磕头,哭求司马炎留下司马攸。看到司马攸如此得人心,司马炎感到愤怒,将甄德、王济调为闲职。曹植的儿子、时任博士祭酒的曹志也向司马炎上疏劝谏,司马炎更生气了,认为就连曹植的儿子都不理解自己,何况他人,下令免去曹志的官职。

司马攸又忧又怒,病倒了。司马攸请求去为母亲文明皇后守陵,司马炎不答应,派御医为司马攸看病。御医看完,说司马攸没有病。司马炎便催促司马攸立即去青州上任。司马攸其实病得很重,但仍然去向司马炎辞行。司马攸平时很注重仪表,虽然病得厉害,但还是强撑着,举止和平常一样。司马炎更加怀疑他是装病。司马攸前往封国,没走几天就在路上吐血而亡。

贤臣渐被疏远,司马炎的身边充斥着奸臣。山涛多次规劝司马炎,司马炎不听,慢慢地山涛不敢再多说什么了。张华不仅文章写得好,非常博学,而且很有见识,在灭吴之战中立下大功,名望很高。荀勖、冯紞等嫉恨张华,设计陷害,张华被免官,只有在重要节日里以列侯的身份参加朝见。

六、开启动荡时代

泰始十年(274年),司马炎的杨皇后去世。临终前,杨皇后枕在司马炎膝上,流着泪说自己叔父杨骏的女儿杨芷有德有貌,希望陛下选她入宫。司马炎流泪应允。就在这一年,司马炎立杨芷为皇后,任命杨芷的父亲杨骏为车骑将军。杨骏为人骄横,喜欢作威作福,又自以为是,有多位大臣上奏说杨骏度量狭隘,不可委以重任,司马炎不听。杨骏以及弟弟杨珧、杨济逐渐掌握大权,他们互相勾结,时人称“三杨”。

太熙元年(290年),司马炎得了重病,杨骏独自在宫中侍疾,趁机把朝中重要职位都换上自己的心腹。《晋书·杨骏传》记载,司马炎的病情一度好转,看到身边的人都被更换了,很生气,对杨骏道:“何得便尔?”司马炎命中书省起草诏书,打算让汝南王司马亮与杨骏一同辅政,并挑选几名有声望的大臣协助。杨骏听到消息,立即前往中书省,说要借诏书看一看,结果拿着就走。中书监吓坏了,找杨骏索要,杨骏拒绝归还。这时司马炎进入昏迷状态。杨皇后上奏,请求由杨骏一人辅政,司马炎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。

太熙元年四月的一天,司马炎驾崩于洛阳宫含章殿,终年55岁。太子司马衷随后即位,即晋惠帝。杨皇后被尊为皇太后,太子妃贾南风成为皇后。不久,杨骏与皇后贾南风为争权发生激烈冲突。贾南风派人与汝南王司马亮、楚王司马玮联络,要他们带兵进京讨伐杨骏。自291年至306年,汝南王司马亮、楚王司马玮、赵王司马伦、齐王司马冏、长沙王司马乂、成都王司马颖、河间王司马颙和东海王司马越先后参与到夺权斗争中,史称“八王之乱”。

《晋书·武帝纪》对司马炎评价颇高,说他“绝缣纶之贡,去雕琢之饰,制奢俗以变俭约,止浇风而反淳朴”,还说他“雅好直言,留心采擢”。但严格说来,司马炎只是继承了祖父、叔父和父亲创立的基业,称帝后虽然显示出一定治国才干,却未能坚持,反而崇尚奢靡、亲近奸佞、纵容外戚,又重藩国、削州郡之兵,导致王朝很快陷入混乱。如果司马炎能抓住历史赋予的机遇,利用三国归晋后人们对和平和发展的渴望,采取正确的治国之策,严格律己、任用贤能,西晋王朝也许会成为两汉那样的百年王朝,东晋十六国和南北朝这段大分裂的历史也许就能改写。

本文刊于《文史天地》2024年第5期

陈忠海,文史学者,作家


 
主办:石首市博物馆
鄂ICP备15020208号-2  版权所有
Copyright 2016-2018 www.gsmlbw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公安备案号:42108102000061